腸阻塞開刀住院40天



我喜愛山林,這幾年放假日都有參加登山活動,1010日並完成沙巴神山登頂,體能算不錯的,突發的腹痛竟住院40天,時序正是我最愛的秋天,爬山活動取消,整天在醫院滑手機看山友的登山照片和遊記。住院期間插鼻胃管禁食一個多月,出院時體重只有37公斤(45降至37),這都是一時貪吃引起的。


1016 晚上,腹部疼痛,以為是一般的胃痛。
1017 上班,一整天腹痛,無法進食,下班後到羅杰診所打點滴。
1018 早上痛到無法起床,打電話向公司請假,想說胃痛在家休息一天就好,一整天捲縮在床上,到晚上老媽硬逼著帶我到開山診所找鄭醫師,鄭醫師說我的腹部脹氣,肚子已腫到像個西瓜,建議要去大醫院了,馬上和媽搭計程車到省立醫院掛急診。
到省立醫院急診室做抽血、X光片及電腦斷層等各項檢查,並安排住院。
1019 住院,插鼻胃管,打點滴,禁食。
1021 腸阻塞,主治醫師說要開刀,但我仍抱一絲希望能自動排氣。
1022 開刀或不開刀,一直猶豫不決,本來也有聽醫師的意見開刀,但醫師附加的一句警語讓我又不想開刀:腸阻塞開刀後,腸沾黏不會變好,反而腸沾黏的發生機率會增加。(既然腸沾黏會習慣性發生,那我寧可現在再忍耐,還是希望腸子能自動排氣。)
1023 決定要出院,雖然醫師一再說我的情況不適合出院,因為拔掉鼻胃管後,隨時會嘔吐(鼻胃管是幫助引流,把腸胃中的黏液由鼻管抽出),但我還是堅持出院,就是不想開刀。
住院第一週 10/18~10/23(省立基隆醫院)
從腹痛開始到住院期間,我跟一位朋友訴說我的病情並問該如何處理,主要是對朋友的信任。但畢竟朋友不是醫生,他也沒有看到我的症狀,只憑我的描述病情而建議我喝汽泡水就可以排氣不用開刀(他以為我是腸結石吧,我說現在在醫院打點滴,他甚至說打啤酒點滴更好,不知是說真的還是說玩笑的!)。
「只要豁出去了,無所畏懼脹氣,脹氣就自然消,妳愈怕它,它愈會纏妳」、「放開心胸,生死隨它,要就給它,它自然就退縮了」,「妳太緊張了!」,我也想豁達、生死隨它,無奈沒有修養,所以回家第二天就馬上又到台北三軍總院掛急診。
從省立醫院出院再到台北三軍總院掛急診開刀及後來對腸阻塞、腸沾黏的認識,才知道有病還是應該找醫生,萬一延誤治療時機,受罪的還是自己!

腸阻塞定義: 食物及腸道的內容物無法正常排出,腸沾黏其實算是造成腸阻塞的其中一個原因。所以算起來是兩者是屬於一樣的。


腸沾黏是青壯年與老年人族群中腸阻塞最常見的原因(約佔40-60),多發生於小腸(約70%)、大腸(約30%),主因為腹(骨盆)腔內手術(多為大腸直腸相關手術、婦產科骨盆腔手術)後所引起的沾黏(90)目前因為外科手術的普及發生腸沾黏的比例是不低的,其症狀包括了腹痛、嘔吐、腹脹(程度與阻塞時間長短相關)與無任何排便與排氣等,至於診斷則是要藉由病人病史與臨床徵狀與相關影像學檢驗:如腹部X光和電腦斷層等,若證實診斷除了消化道引流與體液補充之外,若已進展至腸缺血或壞死之現象,則應盡早手術至於大多術後形成的粘連性腸阻塞,可優先考慮施行保守療法。當然,預防勝於治療,手術技巧改進,術中使用防沾黏片以及術後飲食控制都可降低因為術後腸沾黏產生的症狀機率。
一般而言術後3個月內,由少量細切的低渣飲食逐步轉為一般的飲食,避免過度刺激腸道蠕動,此外均衡飲食避免油炸或易脹氣食物,少量多餐切勿暴飲暴食,避免吞進大塊食物並充分咀嚼食物都是相當重要的,術後病患飲食可增加細纖維(破布子、木瓜、火龍果、柿子、龍眼、荔枝、鳳梨、糯米、金針菇等粗纖維食物需注意避免食用),攝食市售不含乳糖的均衡醫療營養品來補足不足營養部分,並定期秤量體重監控,若有食慾不佳、食量減少、腹脹、腹痛、體重下降等問題,應盡早詢問醫師。

馬偕紀念醫院護理部:
腸沾黏可能造成的原因:曾接受過腹部手術、腸道感染、腸系膜缺血、 腫瘤、腸扭轉、異物阻塞等。
不舒服的症狀:包括:痙攣性腹痛、腹脹、持續性嘔吐、噁心等。
在症狀未改善前,請依醫護人員指導請勿進食包括水。
如果嘔吐或腹脹厲害時,必須插鼻胃管減壓。
禁食期間醫護人員會給予點滴注射補充電解質及水份。
請依醫護人員指導確實記錄輸出量及輸入量。
請多離床活動,以促進腸胃蠕動及排氣,儘快恢復腸道功能。
請觀察腸蠕動情形,例如:是否排氣、排便次數、性狀、顏 色、量。
醫師會視情況安排相關檢查來了解腸阻塞及沾粘進展情形。

1024 昨天從省立醫院回家果然大吐了好幾次,尤其我還喝了一罐雪碧!
小妹建議我到台北仁愛醫院住院,因為她有認識的朋友介紹腸胃科的醫師,而且離小妹家近,她也比較方便照顧我。我回家後吐的太厲害了,致身體虛弱無元氣,終於知道靠我的耐力也無法讓腸道自動排氣,還是要到醫院接受治療,決定去台北的醫院,先連絡大妹夫妻從台北來幫我(剛好大妹今天跟公司請假),再打電話找公司王總幫我連絡內湖三軍總院住院事宜,因為王總在三總也有認識的朋友。會想到內湖三軍總院,主要是離公司近,而且我一直都在那裡看診,尤其是骨科,也有內科,腸胃科的病歷。
下午3點左右到三總急診室,醫師來看過後馬上要安排開刀,我腹脹難受,隱約聽到醫師說:再晚一點到就會敗血症,以後可能就要洗腎了。
1025 醒來,在加護病房,我感到身體好輕鬆,肚子的脹氣沒了,腹痛沒了(開刀後的傷口會痛,但比幾天前的腹絞痛好多了),內心充滿感恩!
醫師來巡視,告訴我在床上可以多做抬屁股的運動,幫助手術後的恢復。
我又睡了一下,做了個夢,夢中像科幻電影般,人在空中變幻飄移,突然從很高的地方往下墜… 然後鏡頭轉到跟一些人出現在街道上我心想從那麼高的地方墜下應該沒命了吧,可是像電影換場景般與幾個人出現街道上心靈有個感應…好像是貴人。總之,開刀後第一天在加護病房心情是很愉悅的,終於解脫腹脹之苦,完全沒想到接下來還有更大的痛苦等著
1027 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現在就是要等開刀後的腸子排氣,沒排氣前禁食,連水都不能喝,只靠打滴點輸給身體養份。醫師還是說要多動,開完刀,除了鼻胃管,還多了導尿管不能下床,醫師說可以在床上做抬屁股的運動,每天200下。
1030 這幾天,醫師來巡房都問〝排氣了沒?〞 大家都關心我有沒有排氣!
1031 早上終於放個小小的屁,但總算也是排氣了(我心想),本來許醫師早上8點左右都會來巡房的,我等著要告訴醫師已經排氣的好消息,卻偏偏一直沒出現,原來許醫師是每週一進開刀房,所以今天巡房的時間不一定。中午一點多許醫師出現,我告訴他早上有排氣了,他用聽診器聽並拍打腹部做些檢查,告訴我:還不行,腸子還是沒有蠕動,氣沒有通,早上那不算喔,要等真的排氣了才能拔鼻胃管(插鼻胃管是非常痛苦的事,一條長約50公分的管子從鼻子插進通到胃部,鼻子、喉嚨、胸口到胃部都很不舒服)。 
住院第二週 10/24~10/31(三軍總院)
這幾天來我一直期待著腸子排氣,就可以拿掉鼻胃管和尿管,也有做抬屁股運動。在床上躺久了全身酸痛,突然想到我可以在床上長跪吧? 就試著在床上長跪幾分鐘,可能因為這樣,早上才有感覺放了一點點屁,許醫師竟說不算!

111 許醫師每早巡房,還是問〝排氣了沒?〞,〝沒有!〞
許醫師說跟我同一天開刀的,昨天已開始可以喝米湯了。
112 醫師今天做一個決定:叫護理人員拿掉我的導尿管。
許醫師要我今天開始下床走路(當然要帶著點滴架和鼻胃管),多多走路,幫助腸道蠕動,走路對我來說是最容易的事了。
114 醫師早上進來,我還是投以無奈的眼光,〝沒有排氣!〞
可以感覺到醫師的臉也綠了! 而我的心情也很低落,每天等待腸子排氣的心開始有一些焦慮,我已經向公司請假半個月了!
住院第三週 11/1~11/7(三軍總院)
醫師讓我下床走路運動,媽就每天催促我走路不要躺在床上,早上、下午甚至晚上,每天都努力在住院病區繞走著這層樓的護理人員和病房的患者都知道我很認真的走路,還有患者對我說:妳那麼努力走路,一定會很快好起來的。每天的功課就是走路或是在會客室坐坐,看著窗外,有兩天天氣不錯,窗外陽光耀眼,我把點滴架推到三總外面,去曬太陽,感受陽光的溫暖
在醫院每天醒來就是等待醫師巡房,然後投以無奈的眼神回報許醫師,他也給予安慰:腸子有在蠕動了,應該會排氣了,再等看看吧。除了走路運動,醫師也安排X光片攝影和抽血檢查,每次護理人員要對我抽血,媽就在一旁碎碎唸:都已經瘦到只剩骨頭了,還要抽血,哪還有血可以抽啊!

118 今天血壓降到80以下,媽又了:為什麼血壓那麼低?
119 許醫師說:如果再不排氣,也許要考慮第二次開刀
1110 我上廁所有排些水便,但就是不能排氣! 鼻胃管抽出的胃液還是很多,顏色淡綠。
住院第四週 11/8~11/14(三軍總院)
我很勤快走路運動,但這週出現發燒或畏冷的情形,有一天竟燒到39度。又有一天畏冷,冷到直打哆嗦,護理人員給我蓋了2床被子。耽心染了流感,我還自費做流感篩檢,結果是正常。
醫師每幾天就安排X光片攝影和抽血,每次都抽4個針管的血,媽看了總是很心疼,「已經皮包骨了,還一直抽血,有血可抽嗎?」
許醫師說可能要第二次開刀! 怎麼會這樣呢? 我才開刀,怎麼又因為腸沾黏要再開刀? 醫師說我開完刀後沒有很努力抬屁股運動,腸子沒有撥開又造成沾黏,我不能接受這樣說法,當然更不願意再開一次刀! 我也問許醫師:我有打破開刀住院腸沾黏不能排氣那麼多天的病例嗎?

1115 今天除了抽血,還做了電腦斷層檢查。
1117 畏冷,護理人員在病床旁加保溫燈。
1119 X光攝影和抽血,我嚴重缺乏鈉、鉀,打點滴補充鈉鉀。
1120 第二次開刀的陰影下決定要出院,如果真要開刀也不想在三軍。
1121 出院。
住院第五週 11/15~11/21(三軍總院)
這兩週來一直發燒或是畏冷,大概好了三、四天就發作一次,後來許醫師要護理人員把我脖子的點滴注射口拔掉,改手臂注射。醫師說我從開刀時就在脖子血管打點滴,已經快一個月了,發燒或畏冷可能是因為細菌感染而引起的。
抽血檢查嚴重缺鈉和鉀,吊點滴補充鹽分,每次吊點滴要24小時,共3次。
每天日子都還是一樣:早上起床後等醫師巡房,醫師問:今天怎樣呢? 回答:沒有排氣! 接著就是離開病房推著點滴架在住院大樓走著、走著,早上走,下午走,晚上睡前再走一遍。我總要耐著心情面對這沒有變化的日子,期待著早日排氣,醫師也說腸子有在蠕動了,再等看看。我也問醫師:為什麼我最近每天都有排便一、二次,但就是沒有排氣! 醫師也總是說:再等等!
這星期做電腦斷層攝影,醫師說:看起來腸子有在蠕動,應該快要排氣了!
但是我每天期待排氣,也都有要排氣的感覺,因為腸子在蠕動的聲音很頻繁,甚至護理人員都可以聽到腸子蠕動發出的聲音,只是一直就是沒有排氣,媽每次到醫院就先問我:怎樣? 有沒有放屁了 每天等待排氣的日子,我心裡快要抓狂了!
護理師幫我拆掉脖子的注射處,我問:可不可以把鼻胃管也拔掉?
護理師去訊問醫師,醫師終於答應可以拔掉鼻胃管,這真是好消息。 可能是這幾天鼻胃管抽出的胃液量比較少了,顏色也淡了。
醫師也說我可以喝少量的水,或是無渣的果汁,也可以喝稀釋的舒跑,因為我要補充電解質。
再進一步,醫師准我喝少量的米湯,我很小心的配合醫師的指示,因為拔掉鼻胃管後,萬一腸胃再阻塞,就會從嘴巴吐出來。
拔掉鼻胃管後,醫師有說:萬一腸胃有狀況,還是要開刀喔。
大妹因為我開刀後不能排氣的情形去問了醫生朋友:朋友覺得是不正常的。我和大妹討論過:如果真要開刀才能解決排氣的問題,那我就開刀,但不想在三軍開了。
我決定出院,再到仁愛醫院住院,小妹的朋友幫忙安排好了。

1122 仁愛醫院住院,先安排X光攝影、抽血、心電圖檢查。
1123 開始吃半流質食物。
1124 我每天有排便醫師說有排便應該就有排氣了。
1126 出院。
住院第六週 11/22~11/26(仁愛醫院)
到仁愛醫院,先門診,醫生看了我在三總的電腦斷層攝影,也覺得我腸子應該有在蠕動,正常是會排氣的(就是一直等待排氣,讓我很苦惱!),醫生說:「住院,也是會跟三總一樣的治療程序:打點滴,觀察。」 可能我是妹妹的朋友關係來的,雖然不在這裡開刀,醫師也不好意思說什麼,先安排我做些例行檢查:X光攝影、抽血、心電圖。
仁愛醫院住院第二天開始吃半流質食物,訂醫院的餐,三餐都是很乾的稀飯,說是稀飯,卻沒有米湯,只能說是濕的乾飯,所以只訂一天就不訂了,小妹家離仁愛醫院近,請小妹煮稀飯給我吃。仁愛醫院和三總的差別只在:開始吃半流質食物。
1125日師醫巡房,我問:吃半流質食物,沒有不適的情形,這樣是否可以出院呢?
醫生回答:可以。
我:那我明天出院?
回:可以。
1126日 星期六,出院,先到小妹家住,從小妹家去公司上班搭捷運很方便。


後記:
因為一時的貪吃,竟造成腸阻塞開刀住院40天,超過一個月沒有進食,連水都沒有喝,每天只打點滴,抗生素和營養劑補充身體養分。從小就腸胃不好,平常我是很注意飲食的,是怎樣會讓我忘了節制飲食竟造成那麼大的傷害?
1016日台中園遊會,一早5點從講堂搭遊覽車出發台中,車上發每人一個刈包和一瓶豆漿(刈包是昨晚蒸的,豆漿是瓶裝的冷飲),到遊園會現場,煮咖啡的攤位開始賣了,我忍不住就想喝一杯熱熱的咖啡;一早園遊會場還沒有很多人來,我就先去逛逛,買了一杯新加坡的叻沙麵;講堂也有攤位賣養生木耳紅豆,昨天晚上看到許多居士在講堂地下室為煮好的木耳紅豆養生飲裝瓶,大家都那麼用心的為園遊會準備好吃又養營的食物,我當然也要品嚐,真的很棒;還有也是很養生的紅棗杏仁湯、龍眼乾,忘了還吃了什麼,太多好吃的東西了。
下午園遊會結束後回台北,在遊覽車上又吃了2支玉米,這才是最糟糕的,因為我平常是不吃糯米類的食物,玉米也很少吃,但回程的車上吃了2支,後來從台北要回基隆的路上就開始腸胃疼痛了!
老媽說我當初要在基隆就開刀就好了,或許就不用拖那麼久時間出院,小妹也建議我如果不在基隆開刀就到台北仁愛醫院好了,因為她有朋友可以幫我介紹很好的醫師。或許我命中註定會有此一刼,那麼不管是在基隆或仁愛醫院開刀,總免不了會有些意外發生吧!
我的想法是:千金難買早知道!
如果我有警覺到不正常的飲食會傷到腸胃,我就會節制飲食,也沒有住院之災。
感謝我的母親和二位妹妹,住院期間最辛苦的就是我的媽媽,大部份時間在醫院照顧我,大妹夫妻幫我順利到三總急診並安排住院,這次住院那麼多天,多虧大妹幫忙,讓我可以安心請假那麼久,還有小妹,從三總住院到仁愛醫院住院,出院後還住她家,讓她照顧很多;公司同事的體諒幫忙,還有許多關心我的朋友,非常感謝大家。




   



張貼留言